朵拉:文脉续缘 又见福州

2020-07-17 X易生活 76686次阅读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马来西亚华裔作家朵拉在马来西亚槟城和中国福建省福州市分别开了工作室。从书斋中走出来,朵拉用中文和中国画,在马来西亚和中国之间搭建起文化交流的桥樑。

日前,朵拉在福州接受《海峡姐妹》专访。时值“朵拉艺文空间”在福州揭幕,她感慨万千:“过去,在马来西亚学中国画,连文房四宝都凑不齐;如今,却这样方便,去推动中华文化传播。”

朵拉:文脉续缘 又见福州

写小说:“我的文学创作是一种安静的反抗”

朵拉原名林月丝,出生在马来西亚闽籍侨胞最聚集的槟城。她的祖父当年从泉州市惠安县来到马来西亚,曾给予她浓厚的中华古典文化薰陶。她已出版个人文集50本,现为中国内地《读者》杂誌签约作家、郑州《小小说传媒集团》签约作家、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华侨大学、泉州师院、莆田学院客座教授。

在马来西亚,朵拉即以“一家四口人均用中文创作”着称。自称“这辈子没有上过班,成家后的角色是家庭主妇”的朵拉,笔名来自于陪二女儿学钢琴,整天“哆来咪发嗦拉西”,从中选出了两个字叫朵拉。

朵拉最喜借两性关係的故事来探讨和挖掘人性。作为亚洲华文女作家,她的文学创作,尤其是小说,“其实是对男权社会和女性自甘矮化的一种安静的反抗,虽然我对他们和她们都充满了怜悯”。

朵拉:文脉续缘 又见福州
朵拉在福州工作室创作

 “女性抬头不表示要超越男性,要求的不过是平起平坐,争取的是作为一个人的独立人格和精神自由。”朵拉曾对媒体表示她的女权观:在东南亚国家,男尊女卑的思想仍旧非常普遍,“向这个社会要求不管任何一样东西,女性得付出比一般男性更大的代价,因此特别同情和关心女性”。

文学评论家刘海涛认为,朵拉的艺术个性中最惹人注目的是她始终如一、顽强执着地表现一种现代女性的自我独立意识。无论是恋爱前后的少女,还是结婚前后的少妇,朵拉那种追求现代女性人格的完善,那种张扬现代女性的独立意识的艺术形象,正越来越鲜明地站立在我们眼前,“始终如一并不断强化着‘女性自主’的主题”。

朵拉:文脉续缘 又见福州
朵拉作品

工作室:“中华文化在海外越来越有声音”

朵拉是马来西亚知名华校校长,她随丈夫在马来西亚霹雳州实兆远(Sitiawan)长住20多年。实兆远居民多为福州籍华人,被称为“小福州”。“我30岁到50岁人生最好的年华,都在‘小福州’。”朵拉说。

朵拉曾邀请中国画老师到实兆远开班授艺,然而画具不齐全,师资不固定。而今,她在槟城的工作室却宾客满堂,“中华文化在海外越来越有声音了。”

祖父下南洋,没有再回过中国。朵拉的父母,已至耄耋之年,仍每年回一次惠安。文脉流传,朵拉不但自己回到厦门求学,两个女儿也耳濡目染,对中文写作情有独锺。大女儿菲尔已经出版7本中文小说,今年6月获福建师範大学中文系博士学位。

朵拉:文脉续缘 又见福州
朵拉作品

这几年,朵拉几乎一两个月就来福州小住几天。她在福州办画展、开写作讲座,更把工作室落户于福州。

为朵拉提供工作室场所的福建品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卓峰,尤为欣赏朵拉文字的乾净纯粹。在出席朵拉槟城工作室揭幕仪式时,卓峰讶然于华文写作在海外竟有如此多的拥趸,“朵拉对艺术、对传统文化的追求,把中国和马来西亚以文化互鑒融合的方式联结在一起。”

朵拉:文脉续缘 又见福州
朵拉作品

朵拉的福州工作室里,悬挂着不少她的中国画作品。淡蓝的底色之上,牡丹绽放,或紫藤萝一倾而下,“蓝色是马来西亚的娘惹(中国人和马来西亚人通婚的女性后代),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象徵下南洋的男人们心里的故园梦和现实的参照对比。”

朵拉:文脉续缘 又见福州
朵拉作品

朵拉解释道,很多马来西亚娘惹曾和她一样,从祖父辈那知晓中国的一切,包括“牡丹之美”,却不曾见过一朵真的牡丹花。“在我这里,牡丹代表中国,和娘惹的蓝色和谐共生。”

朵拉表示,她的“福州印象”就是三坊七巷的巷坊建筑之美和随处撞入眼帘的三角梅,未来将以此为主题进行创作。

朵拉期许,借由双城工作室,促成马中华文写作者、中国画爱好者交流,推动马中教育合作,“令两地更深入了解,结下更深厚的情谊。”

上一篇: 下一篇: